婁底日報 婁底晚報 新聞中心 縣市區 法治 專題 旅游 房產家居 文化 圖吧 更多
婁底新新網 > 新聞中心 > 社會新聞 > 正文

綿延七十年的夙愿

2019/9/25 9:44:01  來源:婁底新新網  記者 胡瓊露
9月19日上午,雙峰縣花門鎮寶臺村來了8位遠道而來的中年人,走在最前面的一位高個子男士,胸前端著一位年輕解放軍戰士的遺像,一行人風塵仆仆、神情肅穆。他們在雙峰縣委黨史研究室工作人員和鎮村有關人員的陪同下,徑直來到坐落在寶臺山腳的“七名烈士”墓地,祭掃致哀。

白露時節,暑熱漸褪。9月19日上午,雙峰縣花門鎮寶臺村來了8位遠道而來的中年人,走在最前面的一位高個子男士,胸前端著一位年輕解放軍戰士的遺像,一行人風塵仆仆、神情肅穆。他們在雙峰縣委黨史研究室工作人員和鎮村有關人員的陪同下,徑直來到坐落在寶臺山腳的“七名烈士”墓地,祭掃致哀。

8位遠道而來的客人是中國人民解放軍原第四野戰軍第41軍戰士的后代,為了完成父輩的夙愿,他們組成尋訪團,尋找先烈的遺跡。領頭的高個子男士名叫高燕飛,是原四野41軍123師368團老戰士、著名戰士作家高玉寶的兒子。這次高燕飛是受父親高玉寶的委托,前來祭奠衡寶戰役老首長、原368團參謀長李文斌烈士的。1949年10月,李文斌在衡寶戰役寶臺山戰斗中壯烈犧牲,當時高玉寶是團部通訊員。為了尋找首長墓地,高玉寶打聽了整整70年。

鏡框里的遺像年輕英武,他就是李文斌,1921年出生于河北省平山縣平山鎮王子村,犧牲時年僅28歲。1949年10月2日下午,41軍主力在永豐至寶慶地段與國民黨第71軍展開激烈戰斗。10月3日,41軍123師集結于花門鎮寶臺山附近,繼續與敵人激戰。10月4日,368團參謀長李文斌帶2營副營長劉嚴新、4排排長張天恩,用望遠鏡觀察敵情時被敵人炮彈擊中,跟隨的4名戰士也一同犧牲。高玉寶和戰友們在當地百姓的協助下,安葬了李文斌等7名烈士。高玉寶把李文斌交給他保管的戰利品———一把日本軍刀放進墓穴,與首長一起入殮。

高玉寶比李文斌小6歲,曾經是李文斌的警衛員。在血與火的戰爭年代,首長李文斌與他曾有過一段生死情誼。1948年12月,在張家口戰役中,有一天高玉寶接到團部通知,讓他去前沿找團參謀長李文斌回團部開會,高玉寶在途經一所民房時被三名敵人包圍,高玉寶開槍擊倒一名敵人后槍卡殼了,他只身與另兩名敵人拼刺刀,眼看體力不支,李文斌握著一柄繳獲的日本戰刀,突然出現在敵人背后,迅速將敵人砍倒,救出了高玉寶。部隊進入北平后,李文斌的警衛員因受傷住院,高玉寶臨時接替,給李文斌當了兩個月警衛員。離開時,李文斌將那把戰刀交給高玉寶,南下途中高玉寶一直背在身上。

解放后,高玉寶在黨的培養下,成長為一位優秀的部隊作家。他創作的自傳體長篇小說《高玉寶》名聞遐邇,短篇小說《我要讀書》《半夜雞叫》入選小學語文課本。他多次受到黨和國家領導人接見,被周恩來總理稱為“戰士作家”。經歷了血與火的洗禮,他更加懷念犧牲的戰友和首長。他設法找到李文斌的遺照,并請人打制了一把軍刀,上面刻上李文斌的名字,每年的10月4日都要在家中恭敬祭奠。70年,他心心念念就是要找到首長李文斌的墓地,去那里好好祭掃。然而,當時由于戰事緊急,他只記住了“寶臺山”這個地名,具體在哪個縣哪個鄉并不清楚。尋找老首長的犧牲地,成了他幾十年累積在心頭的未了夙愿。

為了圓父親夙愿,退休后的高燕飛潛心研究41軍軍史和衡寶戰役作戰路線圖。他踏破鐵鞋,細細尋覓,終于在今年“五一”期間尋訪到了衡寶戰役寶臺山戰場遺址。根據父親高玉寶對首長犧牲地和下葬地周圍地貌的描述,并印證當地群眾的講述,最后再經雙峰縣委黨史研究室核實,李文斌參謀長的犧牲地終于被確認。當高燕飛高興地把這一消息告訴父親高玉寶時,重病中的老人激動得哭了起來,叮囑兒子一定要在新中國成立70周年大慶前代他前去墓地祭奠。

 寶臺山下,風光如畫。七名烈士之墓,已經當地政府修葺一新。墓碑頂部,五星輝映;正中上方,“人民英雄永垂不朽”八個大字遒勁有力。高燕飛飽含深情,誦讀了父親高玉寶在他臨行前抱病撰寫的祭文———

“我的老首長李文斌參謀長:您犧牲整70年了,我終于找到了您!可惜,我老了,走不動了,但我想您??!當我的兒子兒媳告訴我找了您在雙峰縣花門鎮寶臺山的長眠之處,找到了您在河北平山縣王子村的故鄉親人時,我高興得放聲大哭!

“老首長啊,我忘不了,在贏得塔山阻擊戰勝利后我們入關作戰,康懷追敵、攻打張家口。那天,我奉團長命令去戰斗前沿,尋找正指揮清剿殘敵、打掃戰場的您回團部開會,我不料遇險,陷入一對三敵的絕境。是您關鍵時刻突然出現,揮刀斬敵,救我一命,我們從此成了生死之交!我忘不了啊,警備北平時,我當了您兩個月的警衛員。是您帶著我參加了西苑閱兵式,第一次見到了偉大領袖毛澤東和朱總司令!

“我忘不了啊,大軍南下前,您囑咐我保管好那柄救過命的戰刀,我背著戰刀一路南下作戰,隨部隊參加了衡寶戰役。我更忘不了啊,就在新中國成立剛三天,全國解放就在眼前了,您,您卻犧牲在了寶臺山!下葬那天,368團全團指戰員在寶臺山列隊為您致哀,我懷著悲痛親手將您的戰刀與您一起入殮!轉眼我們陰陽相隔整70年,您在寶臺山長眠也整70年了,那柄見證我們生死之交的戰刀還在嗎?想念您??!……

“我的老首長,歲月不饒人啊,轉眼我也92歲了,走不動了,也快去向您報到了。今天,我讓我的兒子兒媳前往寶臺山,了卻我最后的心愿,替我祭奠您及和您一塊犧牲的劉嚴新副營長、張天思排長和其他幾位戰友。你們當年血灑疆場正當青春年華,你們慷慨而去,沒有留下自己的后代,而我的孩子,就是你們的直系后代!我雖然不能親臨寶臺山了,可我的心卻到了您的墓前。李文斌參謀長,老戰士高玉寶向您敬禮了!”

金色秋天,寶臺山下稻浪起伏。高燕飛的聲音在烈士保衛過的山水之間久久回蕩?!盀橛袪奚鄩阎?,敢教日月換新天”“喜看稻菽千重浪,遍地英雄下夕煙”,毛澤東主席的詩詞成為此情此景最美的寫照!

標簽: [ 編輯:王星]

版權與免責聲明:

婁底日報、婁底晚報所有自采新聞(含圖片)獨家授權婁底新新網發布,凡注明為婁底新新網的稿件轉載務必注明來源原文鏈接地址,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
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XXX(非婁底新新網)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
相關閱讀

新聞頭條

熱點推薦

熱點圖片

莆田| 安康| 驻马店| 霍邱| 宜昌| 济南| 郴州| 商洛| 醴陵| 定安| 威海| 濮阳| 滁州| 中卫| 宣城| 汕尾| 中卫| 镇江| 云浮| 吉安| 六安| 芜湖| 明港| 株洲| 黑龙江哈尔滨| 本溪| 滁州| 白城| 南平| 吐鲁番| 汕尾| 亳州| 鹤岗| 莱州| 福建福州| 包头| 德清| 驻马店| 陇南| 肇庆| 荆州| 鹤壁| 石狮| 福建福州| 威海| 廊坊| 绍兴| 宜春| 乌兰察布| 湘潭| 盐城| 吉林长春| 九江| 天水| 乌兰察布| 玉环| 桐城| 云南昆明| 潮州| 甘孜| 海东| 安阳| 娄底| 石狮| 达州| 保亭| 桂林| 泰州| 澳门澳门| 延边| 九江| 济南| 库尔勒| 滁州| 伊犁| 东莞| 荆州| 如皋| 德清| 许昌| 七台河| 东营| 泗阳| 阳春| 莒县| 河北石家庄| 葫芦岛| 乐清| 玉树| 七台河| 河南郑州| 宜昌| 临汾| 固原| 博罗| 任丘| 承德| 红河| 昌吉| 玉树| 内蒙古呼和浩特| 钦州| 嘉兴| 辽阳| 鄢陵| 忻州| 果洛| 通化| 乐平| 临沂| 三明| 建湖| 浙江杭州| 大庆| 萍乡| 陵水| 博尔塔拉| 凉山| 淮北| 牡丹江| 朔州| 大理| 惠东| 延安| 铁岭| 泰兴| 台湾台湾| 邹平| 宿州| 鄢陵| 甘南| 寿光| 百色| 兴安盟| 海北| 平顶山| 长葛| 塔城| 大丰| 安顺| 三亚| 寿光| 石嘴山| 溧阳| 双鸭山| 诸暨| 贺州| 绵阳| 徐州| 淮南| 朔州| 襄阳| 吴忠| 仙桃| 甘南| 澳门澳门| 禹州| 大理| 迁安市| 漳州| 鸡西| 茂名| 惠东| 荆门| 诸暨| 日喀则| 宣城| 自贡| 固原| 黔西南| 台北| 鄢陵| 宁国| 黄山| 台州| 葫芦岛| 衢州| 瓦房店| 昌都| 江苏苏州| 临汾| 邹平| 汕头| 绵阳| 仁寿| 东莞| 宜春| 阿里| 乐清| 包头| 大丰| 防城港| 遂宁| 绵阳| 文山| 单县| 果洛| 黄山| 黑河| 武安| 承德| 象山| 咸阳| 乌兰察布| 洛阳| 山东青岛| 阳泉| 铁岭| 如东| 玉林| 通化| 河源| 山西太原| 吉林| 舟山| 信阳| 清徐| 日照| 武安| 齐齐哈尔| 诸城| 襄阳| 德宏| 双鸭山| 公主岭| 乌海| 广饶| 迁安市| 桐乡| 七台河| 南阳| 汕尾| 天长| 象山| 姜堰| 文昌| 常州| 丹阳| 三亚| 甘南| 顺德| 海拉尔| 迁安市| 安庆| 商洛| 高雄| 濮阳| 潜江| 咸宁| 姜堰| 安康| 内江| 滁州| 保定| 台中| 九江| 淮安| 驻马店| 延边| 日照| 荆州| 达州| 云南昆明| 东台| 吉林长春| 辽源| 抚顺| 铁岭| 博尔塔拉| 汕尾| 晋城| 琼中| 昭通| 迁安市| 贵港| 怒江| 杞县| 公主岭| 雄安新区| 义乌| 莱州| 朝阳| 淮南| 秦皇岛| 佳木斯| 温岭| 石狮| 昭通| 贺州| 定安| 衢州| 广安| 正定| 定安| 呼伦贝尔| 庆阳| 威海| 新沂| 泗阳| 泰州|